雨芜悸

这里雨芜悸~主混aph圈,露厨,博爱党,各种aph相关rpg实录掉坑中。最近比较喜欢填词

自己k了一下动作,kris真是太帅了!!!这个动作真心撩

维克多真可爱嗯,我的配布视频封面。
a31887226

第五设计师入选角色,邮差小哥哥,维克多*葛兰兹模型配布。
配布视频已投,这个是封面。
请专注b站的懒人断夕(视频不是我做的),之后我也会做视频的。
b站焉逝焚殇

模型私配,想要模型请私信我(最好b站)

不能抱图,因为我懒得写借物了(你够)

邮差小哥哥维克多·葛兰兹和我家报童修·加西亚,以及报童的妹妹哑巴卖花女朱莉安娜·加西亚【报童背景人物】。邮差小哥哥超棒的~没人心疼他我心疼他。以及悄咪咪推信精灵组【邮差报童,信是信息的信。自己想的组合名,不刷cp,不引战】。仿老照片风格,所以有一些色差什么的。

p2借物表


UNDER BR的标题图和地图。标题图里隐藏了两个信息,一个是g语。另一个,你们自己找www

UNDER BR Chapter1 醒来*游戏开始

*正篇开篇~不想一上来第一章就死人让大家伤心,所以决定第一章先不杀人。从第二张开始就要各种厮杀了~

*虽然没有一上来就死人,不过我抽到了fell视角,所以会有很多爆粗情节,已经自我和谐。

*TK是quantumtale【原子】的time kid sans。

*本系列建议配合地图一起看。

游戏规则和参赛人员  标题图和地图  序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第一天  8:45  孤雁岛】

“唔…睡的真香。现在,是什么时候了?糟了!得赶紧回巡视站了!不然boss……”
从地上坐起来,还不太清醒的伸了个懒腰,再睁开眼睛,发现时辰似乎不太妙一下子从地上蹦起来,却被眼前的场景愣住了。
“等等…这TMD是什么鬼地方?!”
fell的眼框下拉着,嘴角也在微微颤抖的诉说着自己的不快。这是什么地方?环视一下四周,他旁边有一片不小的水域,说不清有多大,但应该比他待着的这片陆地要大。所以,这是一个岛屿?他不记得有见过类似的场景。摇晃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觉而晕晕沉沉的脑袋,他的记忆里并没有这方面的情报。上一秒还在雪镇森林里背着boss睡觉,下一秒就出现在莫名其妙的地方。看来是有什么人,在睡着的时候把自己带来了这里吗?
“到底是哪个小兔崽子干的!给老子滚出来!”
得知自己被强行带到陌生地点的fell,生气的踢了一脚脚边的石头。石头在力的作用下向前滚动着,撞到了一米多外的那棵树上,停了下来。他这一脚用力过猛,敞开的外套内侧被风掀了起来,一个不大不小的信封,从他的身上掉了下来。
“WTF?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疑惑的从地上捡起那个羊皮纸信封,开口处用漂亮的封漆封好,信封背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“To NO.33”。fell前后看了一眼,对于数字和信件的存在原因没想太多。抱着“管他什么玩意儿?先打开看看”的想法,他三下两下拆开了信封。信封里是一张折的很好看的信纸,fell动作有些粗暴的打开信纸,信纸的边缘被fell的骨爪撕开几道口子来。然后突然传出的广播声,打断了他准备开始的阅读。
“阿拉阿拉~33号,不要那么粗暴嘛。总是骂人可是不好的哦?”
头顶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,有些妖媚的轻笑着。33号?那是什么鬼?嗯……刚才好像在哪里看到了这个数字。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信封,看见了背面的写着的“To NO.33”。也就是说,33号是这个信件的收件人,而这封信在自己的身上……
“所以,这个小妮子是在说我?”
“Bingo~脑袋还不算太坏嘛~嘛,总之,各位参赛者欢迎来到我们的游戏。我们将这个游戏称为BR PROJECT。”
刚才…她的话和我说的对上了?到底是怎么回事?莫非他们一直在监视着我?还有游戏到底是个什么鬼?!
“不要那么心急嘛~我既然广播了,不就是开告知现在你们的处境的吗?无论你们有没有收到邀请函,你们被请来参加这场游戏里。而这场游戏只有一个目标,那就是杀死其他所——有人,自相残杀至只剩一人为止。参赛者一共44名,给你们五天杀戮时间,如果时间到了你们还没达成只剩一人的目标,那就只能请你们全去死啦~或许你们已经注意到了吧?脖子上的项圈,是给你们的小礼物呐~奉劝一句不要妄想强行拆除,不然后果自负哦。”
哈…项圈?此时才发现了脖子上不太紧的项圈,CNM!老子不是狗!暗暗的骂了一句,翻了个白眼。有没有搞错啊?fell撇撇嘴,似乎对游戏兴趣不大。杀戮倒是不讨厌,但是杀到只剩一个人?有那个必要吗?举办这个游戏的人一定是脑子有病。
“接下来,我来说一下具体规则。每两个小时会出现一个禁区。待在禁区内的人,是会死的哦~禁区更新前半小时,广播会提示的,所以不想死的话,做好跑路的准备。还有呐,你们身上的魔法被重新分配了,不想试试新魔法吗?请各位尽快适应吧~毕竟这是你们的初始魔法,如果不称心如意,那就杀死别人然后夺取他的魔法吧~可以同时持有两种不冲突的魔法呢~”
禁区?切,真麻烦。这种事情总瞬移不就好……了。等等!用不了?那…GB呢?重力攻击!……普通的骨头攻击?……骗人的吧?fell似乎有些崩溃,自己的魔法被偷走了,但是她不是说会赋予新的魔法吗?为什么使用不出来?TMD敢骗老子!这不是死定了吗…
“可恶!”
“哦对,补充一句呐~有些魔法的是用是有条件限制的,而且有些属于被动技能。也就是不能自己主动发动,到了合适的条件会自动触发的。所以试不出来魔法力量的也不要急,我们有准备能魔法攻击的武器,请自行拾取使用吧。”
武器吗?可是这附近一片沙子,哪儿有什么武器!石头?开什么玩笑?又不是过家家!
“想要逃离这里是不可以的哦~游戏结束之前想离开是不可能的。另外,最后说一件能提起你们斗志的事情吧。如果你们在游戏中死去了,你们自己的世界也会随之消失的。而胜利者可以获得RECREATE的力量,你们中的某些人很想要吧?哈哈~我知道我知道,你们都和我一样迫不及待了对吧?那么,我就不废话了,游戏开始!”
“什…!死亡就代表世界毁灭?!那岂不是大家也会……”开玩笑的吧?也就是说输了就是输了全部?recreate?再塑吗?是可以重建世界的力量吗?虽然并不是非常渴求什么重塑的力量,但是输了就什么都没有,所以我不能死,我还要回去见pa……boss呢。还有,那个孩子也会着急的吧。
“可恶!不就是打打架杀杀人吗?这我奉陪!但是…现在什么魔法都用不了,让我怎么打啊!”
焦躁的两只手抓抓头盖骨,那张揉的皱皱巴巴,边缘又有豁口的密信从fell的手里掉了下去,才让他想起来还有这东西。
“对…还有这东西。既然是给我的,那肯定有什么作用”
读完那张纸上的内容,他的视线落在了那块被他踢到树下的石头上,嘴角重新上扬。

【第一天  9:40  信息中心】
“是在休息的时候被带来这里的吗?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?”
听完广播之后,TK的表情严肃起来。那些人看起来是可以监视我们的,是这里的所有行为都会被监控吗?这是一个类似于小型基地的地方,周围都是一些看上去很高级的显示屏和操作面板,他不太清楚那是干什么用的,所以没敢乱动。那为什么还会留下这种东西?TK看了看手里的密信,43号?这是什么编号之类的?一共44个参赛者,而自己是倒数第二的编号吗?不知道这算好还是算坏啊……TK拆开了信封,从里面取出了信纸。不会这么巧吧?难道这东西是特意准备的吗?前面写着的是操作设备的基础是用方式和解锁密码。
“专门留给我的情报吗?或许还会有掺假的可能啊”
苦笑着叹口气,还是按照密信上的指示去操作了,成功的开启并解锁了操作面板。顺利的让人不可置信。总之看看有什么吧,抱着这样的想法,TK探索着那些机器里的秘密。在文件夹里丢着一份人员名单和一张地图。什么?参赛人员都是不同时空的sans?在名单上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,姑且不说classic,swap和fell,和自己关系不错的geno也有,他是怎么离开那个空间的?不是说不能离开……?还有,为什么lust叔叔也在啊!联想到不好的回忆了……不想遇到他诶,那个echo我也不想遇到!不过这上面我的编号,和我的信封上的是一样的啊…犹豫了一下,TK决定还是先相信这个信息。
有那么多时间线的消息,而且举办这个所谓的游戏是想杀死大家吗?为什么连classic也在?如果和那个乱码的目的是一样,那应该不包括classic的吧?TK最讨厌别人动他的时间线,这是他的底线。不想杀人,但是也不希望死去呢。
所以,我这里应该是哪里?应该不会是总部,这里看起来比较小,所以,应该是信息中心吗?所以是在一个湖心岛上?那么如果想离开,还是说去找找船比较方便吧。不过还不急。时机还没有到。这会儿还可以在这里适应一下魔法力量,勾勾手指松开了手里的密信,纸浮在了空中没有落下去。
“叮——”
“咚——咚—”
“……嗯?”外面传来了打斗的声音,似乎是金属碰撞和使用魔法的声音。习惯性想用瞬移过去看看情况,却发现使用不了。愣了一下之后叹口气,“去看看情况好了。”

自家au sans的特殊设定。虚无是生活在黑白中,不断穿梭在不同世界的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存在。触碰到的东西会变成黑白,人也会短暂变色。(被其他人重新触碰会恢复)一直带着纯白面具。魔法很强,智商也很高。玩弄和毁灭自己到过又厌倦的世界。而真正希求的却是看起来很渺小的事

以下借物表

model:MagicalPouchOfMagic/kittynekkyo/mmdfakewings18/party_p/roxasxiiiaxelviii/MOPM/klaidastoria

tool:mikimikidance/aviutl


b站静画点图。静画练习。
p2借物

UNDER BR的游戏规则和参赛人员。killer和science的au名有争议。

UNDER BR【ut大逃杀】序章——游戏*计划*邀请函

*UNDER BR,undertale的au大逃杀。同人创作,可能OOC,我尽量避免。 

*此篇为序章,内含很大的信息量,大部分内容之后都会说明,看不懂的部分可以提出来,不涉及剧透的我会说明。 

*女子,女孩和男子为主办方人员。含有大量意义不明的描述,不过看不懂也不影响正篇理解。 

游戏规则和参赛人员

*以上。请使用愉快~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不能这么下去了,这样下去,什么都挽回不了。ink帮不了我,我不需要他虚伪的友谊。”穿着厚重的黑白色衣物的骷髅沉下眼眸,站起身来。低头看了看金色的心形挂坠盒,用手握紧。
“那就换我来吧。你想夺回我们的一切不是吗?那你就要听我的。没有我你什么都做不了。”那骷髅突然转换了形态,变成了一个似人类又像骷髅的存在。声音也变得有些张狂。但是这没持续几秒,他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。
“闭嘴chara!我不会让你胡来的。我会有办法的。”
“你能有什么办法?只有我的代码能夺回我们的世界!”
“阿拉阿拉~这里似乎很热闹嘛?”
正当两个声音争吵的厉害的时候,一个女子的声音从身后传了出来。怎么这个地方的新访客多起来了?前两天来了个孩子,今天又来了一个人类?能穿梭空间的人类这么多的吗?
那个女子不慌不忙的从裂缝里走出来,咧开嘴一笑,食指和中指夹着一个封了漆的信封递过去。
“看上去,是在困扰呢?那么正好,我这里有份邀请函给你。cross先生对吧?我想你会喜欢这个游戏的。”

“sans”
“怎么了,bro?”带着身上落满灰尘骷髅带着兜帽转过头去,对着漂浮着空中只有脑袋和围巾手套的幻影笑着。落下来的灰尘穿过了幽灵的身体,而那个骷髅就像没看到一样自然。
“那边,没见过的猎物。杀了她。”红色眼睛的幻影的语气没什么感情,但清楚的传达着杀戮指令。
“啊,我知道。”嘴角扯起一抹疯狂的笑,左眼的亮起的蓝色光辉被血色侵蚀了一半。他快速接近那个人类,抬手一挥,刺眼的的光芒从gb的口中喷发而出,被光线完全命中的人类一定被轰杀的渣都不剩了。
有些奇怪没有听到灵魂破碎的声音,而自己也没有感觉到EXP的变化。
“这还真是热烈的问候呢,让我有些受不住啊。”
那个女人的声音从尘埃里传了出来,她居然还没有死?抬手又补了几炮,却依然没有作用。
“抱歉呢,murder先生,我可给你提供不了什么EXP,也没有什么灵魂。人家只是个送信的~这是您的邀请函,请拿好。说不定这儿会有你需要的哦”

“终于离开那个邪恶组织了。我,自由了。”灵魂状态正常的骷髅和那个彩色的骷髅一起离开了让他痛苦的组织,他终于可以过他想要的生活了。
“他拿走了,重置……也罢,我的世界本来就不应该有我了。这样…也好”
“这地方还真是让我好找啊~”
还是那个女子的声音,刚一只脚快出裂缝,骨刺就飞了过来,来不及闪躲一下,那些东西就从身体穿了过去。女子叹口气耸耸肩,轻轻摇了摇头“又是这种热情招待?会让我很困扰的啦~”
“你是谁?来干什么?”简洁的问题,黑色的粘稠液体开始从骷髅的眼窝里往下流淌。
“别担心killer先生,我是来送信的。这是你的邀请函。你想给他一个完美结局吧?设想一下,一个,有你存在的完美结局。”

“来吧,加入我们的游戏。RECREATE的力量,是很诱人的战利品呢,不是吗?”

一个狭小的密闭空间,周围没有开灯,或者说,这里根本没有正规的照明设备,所有光线,都来自于那些随着指令操作不断变换着的显示屏。坐在这台大型机器面前不断调试和操作,女孩默念着各种复杂的代码和程序变量,指尖在键盘和操作台上不断的悦动。将一连串操作指定输入完毕之后,清脆的敲击上回车键。
“程序运行成功,世界生成中…”
“啊……终于弄完了。希望这次不要加载失败的闪退就好了。”松了口气的女孩儿瘫在椅子上,甩着酸痛的胳膊。抄起工作台上的饮料吸了一口,发出放松的感叹。“我只希望这次能够成功……那个也一样”
小空间的角落里,一个发着微弱光的浅蓝色的按钮正在空中浮动着。
“呼,你还真是会指派任务,什么事都让人家去做,都快累死了”
一道裂缝,一个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,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女孩对面的位置上,指尖卷着自己的发梢。
“事情怎么样了?你要明白,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。”女孩取出一瓶饮料丢给女子,语气很平淡。
“这可真让人伤心,原来你眼里我只有利用价值的吗?罢了,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怨言。邀请函送的差不多了,还差的不多了。”接住丢过来的饮料看了看,打开喝了一口,果然还是没品位的柠檬水“是谁说时间紧迫的?我觉得你挺悠闲?”
“悠闲?我可是一直在调试程序,已经几天没休息了好吗?”翻了个白眼,显示屏的光芒照耀下,女孩的黑眼圈非常明显。
“那你为什么不让他帮你?你不是他最了解彼此了吗?我还真是嫉妒的不行啊。”女子用着很明显的戏谑口吻,依然带着有些诡异的微笑。
“……你去过那里了吗?”
“还没有。那里我准备最后再去,或者,你打算亲自去?”
“嗯……我自己处理就好。你把剩下的地方搞定。话说那家伙会默许我们的行动还让我挺惊讶的,还苦恼怎么搞定他呢。”
“那家伙的内在让人看不透,让他参加游戏真的好吗?”
“没什么好不好的,我们需要他存在。”或许是女孩儿已经不想再继续进行这样的对话,直接下了逐客令“你该出发了”
“有你这么赶人的?我这饮料还没喝完……好好好,我去行了吧?”
又喝了一口饮料,女子无奈的劈开一道裂缝跳了进去,女子消失后,裂缝也不见了。
“终于走了……那么,这边要去检查一下那些机器能否正常使用了…”女孩从座位起身,准备去里面的房间查看机器,却有一个温柔的男声传入脑海。
“为什么?”
女孩转过身,带着口罩的男子平静的看着她。
“为什么?……就是想玩个游戏而已,没什么特别的吧?”轻皱眉头,女孩有些不耐烦。
“你知道的,没那么简单。”
“那又怎么样呢?我只是想要得到我需要的东西。”
“…你越来越像她了…游戏,那孩子也在…”
“所以?别忘了,她和我是一体的,而你也一样。我想什么你还不清楚吗?”女孩声音提高了不少,似乎有一点质问的口气了。
“……随你开心。”男子轻轻摇了一下头,转身离开了。
“…………机器再说吧,我得先去那里”

“坐标,没有出问题,undercome没错呢~那么可爱的小老鼠在哪里呢?”女子一步一踏的走在路上,有些奇怪的四处寻找。按理说坐标会送她去目标身边才对。
“啊哈~你在这儿啊,小猎物。做个小瞌睡虫可是不对的哦~”

“所以,你还是来了?我以为你放弃这个疯狂的计划了?”带着舞台妆的骷髅表示看不出真实情绪,但周围散发的蓝色气息能被女孩看到,他在悲伤吗?不对?那是什么?
“不…我没有,我还没打算放弃……我会成功的,你会看到的!”女孩的情绪同样不稳定,她似乎是想要着证明什么一样。
“……何必如此?你确定这件事应该告诉我而不是那个小鬼?她才是会支持你的那个。”他是在逃避吗?可他明明应该知道是逃脱不了的。
“因为,要参与游戏的人是你。”
“heh,和我想的差不多。好吧,如你所愿,我会参加的。可别对我抱太大期望。”

“喂?你是不是疯了?你真的要去参加那个游戏?交出我们的力量?你想把我们害死吗?”那个人类听到他决定之后气的暴跳如雷,这个废物!明明只是一个工具,他没有思考的权利的!
骷髅没有理会人类的反对,拿着邀请函向上面说的地点出发了。
“这是我自己的决定,我的世界会由我自己夺回!这么好的机会,我怎么可能错过?”

“papy…你说,我该去那个,什么游戏吗?”戴着兜帽的骷髅大半个身子淋在雨里,被水打湿,但一直给身边的幻影打着伞。抬头看看除了落下来的水,什么都没有的上空。问的时候,内心已经做好了一个决定。
“游戏,杀戮,重置!”幻影围绕着骷髅转了一圈,眯着眼睛笑了起来。
“和我想的一样,那我们走吧。”

“在苦恼什么?刚才有人来过了吗?”头上冒着七彩火焰的骷髅歪着头,皱着眉头看看拿着信纸犹豫的骷髅。
“给你,也有你的份。”眼眶流下黑色液体的骷髅没有正面回答问题,只是把另一份没有拆封的邀请函丢了过去。
“这是什么?信?……我看看,邀请函?”接住信件,炫彩的骷髅拆了封读起来“游戏吗……你怎么想?”
“你真的甘心被遗忘吗?”再一次的没有回答,二十把问题抛了回去。这次轮到炫彩的那位沉默了。
“……我陪你去。”
“你确定?最后只能活一个。”
“我不会杀你的。”
“……你傻吗?”

“各人员准备就位。世界重构中…”
“环境加载完成,补给装备填充中…”
“魔法抽取完成,魔法分配准备就绪。”
“地点坐标获取成功,地点分配准备就绪。”
“一切准备就绪,等待确认。”

“游戏开始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