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芜悸

这里雨芜悸~主混aph圈,露厨,博爱党,各种aph相关rpg实录掉坑中。最近比较喜欢填词

【原创小说黑暗向/精神病】曼斯特学院1——月下竹影

很久之前的坑……嗯……坟。说好写一个系列的,只有第一篇是完结的。对,就是这一篇……long long ago的坟我也没灵感再填了。就这样吧~

楔子
南方有片海,海岸边不远处有一片茂密的竹林,在竹林的深处有一所完全中学学院——曼斯特学院在曼斯特学院里的学生,多半是不为世俗所接受的。那些所谓的正常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去看待他们,排斥他们,讥讽他们。而这所学院慷慨的接纳了这些学生。这些孩子被称作曼斯特的弃子,被世界遗弃的孩子。

1.月下竹影
【瑞霓】
“细雨坠,烟水蒙蒙微醺谁人醉;春风吹,山路重重飘渺难回。柳絮飞,暗香阵阵枝头吐新蕾;烟花碎,相思幕幕别离憔……”
孤身一人,独坐轻吟一曲;指尖在琴弦上流转,涌出一泉哀流。起身,淡青色的袖袍垂下;斜抱起那把古琴,轻抚,就像抚摸他轻柔的发丝一样。我抬起头,望着那除了一轮残月什么也没有的天空,用近乎乞求的语气低声说:“呐,我想你了,能回来见见我吗?”
是的,我就是在这所学院认识的他。或许,正是他改变了我。
我叫瑞霓,现在是曼斯特学院高一的学生,在班里也有不少朋友,但在遇见他之前,我是一个和现在相比完全陌生的一个人。

【玛莎】
我们寝室有个奇怪的人。当然,在这里的人都有些奇怪,但她的奇怪让人有些不能忍受。她叫瑞霓,我是在初二认识的她。她为人十分冷漠,对谁都不冷不热,喜欢独来独往。初中时我对她是没有好感的,特别是那件事以后,我对她产生了反感。
那是初三的一天,平时来的很早的她竟然迟到了,她的银发乱糟糟的随意扎着,左眼上缠着一条奇怪的绷带,惯穿的浅色汉服也凌乱的挂在身上,很失礼地站在门外。老师竟然还让她进来!我们都很好奇他身上发生了什么,好心和她搭话,她却推开我们一个人跑开了。过了一会儿,她回来了。衣服和头发已经整理完毕,只是左眼的绷带一直留到了现在。只有一只右眼的她看上去十分诡异,尤其是一只紫色的右眼。哼!玩什么神秘,真是让人讨厌!
不过,最近不知为何,她竟然开始不同了。

【Demon】
不知为何,我总是被其他人排斥。从小就是如此,为什么呢?我有做错什么吗?
后来,我来到这所曼斯特学院,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善,但仍然不能敞开心扉。直到最近,我终于和周围人打成一片了,他们都认为我是性格突变,却不知道我邂逅了她。
那是一个宁静的夜晚,很静,很静,静得让人心里发慌。躺在床上,辗转无眠,于是我穿好衣物,决定出去走走。月光朦胧,夜莺在枝头啼鸣。忽然,一阵清幽的琴声传来,一个甜美的嗓音轻声吟唱着,如此动听,又如此凄婉。我循着琴声找过去,走进了学校周围的竹林里,疏疏落落之间透出皎洁的月光,如流水般泄出的琴声沁入我的心。走了不久,我看见了一位背对着我弹古琴的女子,银色的发丝如瀑般散下,一身淡青色汉服,优雅而素朴。铮铮琴声与倩影佳人让我痴迷于其中。一曲歌罢,那女子淡淡的开口:
“你,看够了吗?”我被女子突然的发问惊了一下,忙摆手致歉“对,对不起……这琴声实在是太迷人了,不知不觉就找到这里来了……我,我这就走……”
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,一只玉手扎住了我的手腕。“这么着急走?我,就这么可怕吗……”
我心一悸,缓缓的转身,与她四目对视,我惊异于她绷带下的左眼,却又感慨与她哀怨的紫眸“不,你很美,真的……”
“是吗……”
我感受到了一种神奇的力量。也许,这就是爱吧。是的,我想那一刻,我已爱上了她。她是高一的学生,整整大我三岁。可那又如何呢?爱,便是爱了。倾尽一生,无悔。

【瑞霓】
怎么说呢?那个男孩让我感到很温暖。很奇怪,对吧,连我自己都觉得很惊讶。我是如此淡漠的一个人,竟然会对一个陌生男孩产生兴趣。我便就这样和他交往着,即似朋友,又像恋人。其实,有这样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也是不错的,至少不会像当初自己强忍着那般难熬了。他的告白,也是我意料之中的。他既然说了,我也便应了。此后,我们经常在月下竹林中拨琴弄弦,吟唱着彼此的心意。
是的,他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。如果真有那缘分我是很乐意与他携手到白头的。
只是最近的一件事让我觉得有些奇怪。我的银发日益稀少了,这绝不是一件好事、我对此十分担忧,以前从未有类似的事情发生,连头皮都有点隐隐作痛。难道是鬼剃头?我笑了,自己不是从不信这些虚无的东西的吗?也许是我多心了,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……不管了去找Demon吧……我在夜幕下,悄悄地离开了寝室,恍惚中,听到细微的“咯吱” 声。

【玛莎】
她出去了……这些天她都去哪了呢?还有她为什么会突然对我转变态度?他不是向来自私自利,独来独往的吗?她竟然会送我礼物?真是讽刺啊!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我才不会用他给我的东西呢!等等,她既然出去了,我不如跟出去看看……我笑着起身,披好衣服,跟了出去,与她大概有十步远距离。
她走出了学院,往竹林深处去。这么晚了,她要去干嘛呢,我很好奇呢……我拢拢浅褐色的短发,笑着走进去。唔,有些饿了呢。我取出一些零食,放入嘴中,缓慢的咀嚼起来,发出轻微的“咯吱”声。忽然传来悠扬的古琴声,掩盖了我的咀嚼声。一男一女,一唱一和的吟咏着。阿嘞,没想到她也能找到男友啊……不知道是个怎样的人呢,我想前靠近过去,看到了他们。呵,看样子还是个小男孩啊,白色的头发吗……等等,他的头发颜色竟然发生了变化!很神奇,会变色的头发吗?会不会更加美味呢?我笑着又取出一把银丝塞入嘴里,咀嚼起来。决定了,这个男孩是我的猎物!
悄悄的回到寝室佯装熟睡。不久,她回来了。看见我们都睡着了,便回到自己的床上。她那泛着金光的双眸还是那么冷漠……

【Demon】
我从寝室溜出去,照例去会瑞霓,在经过2楼时,我听到了一种微妙的声音,像一种幼小的动物在低声叫唤。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一点一点的靠近着,这声音,竟然是从闲置已久的校医室传出的!更诡异的是,校医室的门还是虚掩着的!我又好奇又害怕地推开门。果然,这因为闲置太久而积满了灰尘。我无意间往地上一瞟,却吓了我一跳,地上正躺着一只身上插满刀片、浸在血泊中的幼猫!那猫显然快不行了,无力地摆动着尾巴,虚弱的呻吟着。我刚走进去想看看那这猫的状况,门却突然锁了。那一刻我才发觉自己中了别人的陷阱,却为时已晚,一阵烟雾袭来,昏迷之际只听到了一声不太刺耳的尖叫……是个女孩子……

【瑞霓】
最近我感到很不祥,Demon已经两天没来了,他以前从不这样的,再忙也会出来的。就算他不能出来了,也应该和我说一声啊。这种状况,不是他另有新欢,就是…………
我不敢再往下想。也许是我想多了吧,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。但是心始终悬着,还是放不下。
我最终还是决定出去看看,抱着那把琴,借着月光走进那片竹林,往深,再往深,渴望找到他的踪迹。就在我准备无功而返的时候,猛然间发现了异常,不对…………这竹子上有什么东西!是一种粘稠的液体。靠近鼻子一闻,竟有腥甜的气息,是血!我沿着斑斑血迹找到了他,他倒在地上,已经没有了呼吸,四周都是血迹。他头上血肉模糊,漂亮的头发被连着头扯着去,露出森森颅骨。右眼固执地睁着,而左眼被剜去,嵌入一颗紫色的弹珠。脖子上被砍了几刀,大量的血液都是从进动脉流出来的。
我扑过去,紧紧地搂住他,轻吻他已经开始泛白的双唇,轻抚他的脸颊,不管身上的血迹,嚎哭又或者是狂笑着:
“放心吧,我会为你报仇的…………”

【玛莎】
满足地地咀嚼着新的零食。果然,会变色的头发就是美味啊。我一只手捧着那张头皮,一只手从皮上揪下一嘬发丝,塞入嘴里。正当我大快朵颐的时候,突然有人破门而入,是瑞霓?!她身上到处都是血迹。等等…………她的眼睛?左眼的绷带已经去掉了露出一只银色的眼眸,而右眼却是金色的!我对她眼睛的变化泛起一阵恶寒,不由自主的后退着:“你…………你来干什么…………”
“我吗…………”那个瑞霓古怪的笑笑“我为什么不能来呢?哦,玛莎,这可是我的寝室啊…………”
“那,你也不该破门而入啊…………”我壮壮胆,把嘴里的食物咽下。
“呐,我的小玛莎,你好像还没搞清楚状况啊…………”她笑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了过来,把我按到墙上,双膝抵住我的褪,让我不能动弹,肩上被撞的火辣辣的铜“Demon是你杀得吧…………”
我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说,挣扎着想推开她“你这个疯子!快放开我!Demon是谁?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“Demon是谁…………哇,卡,卡……你竟然问我他是谁……”她不但不放开我,还加大了力气。长指甲陷入我的肉里,血液开始流淌“你手上还抓着他的头皮,你问我他是谁……”
“那个男孩?!你个疯子!是你…………”我痛苦的大声吼了出来,可是说到了一半就呗她掐住脖子提了起来。
“ 我,什么?”她依旧笑得那么灿烂的说着。我却已经没什么力气挣扎了,食物从手里滑落,窒息的痛苦煎熬者我,我能吸入的空气也越来越少了…………

【瑞霓】
玛莎死了,死的时候嘴角还挂着一截会变色的发丝。真是活该呢……欺负了我亲爱的Demon,这是她应得的报应!轻抚着那轻柔的会变色的发丝,悄悄的溜出寝室。正午的校园没有什么人在外面,大家都去休息了吧。翻身出校园,冲入竹林里。呐,我的Demon在哪呢?让我们来捉迷藏吧,找到你的话就要永远和我在一起哦…………
我笑着抱起那把古琴,呐,我的小Demon,你在哪呢?
啊哈,找到你了哦,来吧,带上你那漂亮的头发。我从头上拔下两根发丝,穿上针,认真的把他断裂的脖子缝好。对了,眼睛也可以还给你哦。我取出左眼银色的眸子,小心翼翼的给他安回去,再把紫色的弹珠塞回自己的眼眶,缠好绷带。看着你那对漂亮的银眸,不禁又想唱歌了呢。呐,再为你奏一曲吧。我让他靠在竹子上,拨弄这琴弦,轻声唱着。
一曲终了,我抱着琴摔到地上。抱起心爱的Demon往竹林深处走,呐,你为什么不理我呢?不要生气好不好……对了,我带你去海里哦,你说过你喜欢海的…………
我抱着他缓缓走进海里,小腿上传来海水的清凉。渐渐的,海水没过了腰迹。我把他放入海里。突然一个声音传来:“呐,小姐,你这是要殉情吗,我来帮你一把吧…………”我正准备转身,突然腹间一阵痛,我缓缓的倒了下去,红色的液体立刻蔓延开来,朦胧间看到那个男子戴着一顶奇怪的帽子…………
【完】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