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芜悸

这里雨芜悸~主混aph圈,露厨,博爱党,各种aph相关rpg实录掉坑中。最近比较喜欢填词

UNDER BR Chapter1 醒来*游戏开始

*正篇开篇~不想一上来第一章就死人让大家伤心,所以决定第一章先不杀人。从第二张开始就要各种厮杀了~

*虽然没有一上来就死人,不过我抽到了fell视角,所以会有很多爆粗情节,已经自我和谐。

*TK是quantumtale【原子】的time kid sans。

*本系列建议配合地图一起看。

游戏规则和参赛人员  标题图和地图  序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第一天  8:45  孤雁岛】

“唔…睡的真香。现在,是什么时候了?糟了!得赶紧回巡视站了!不然boss……”
从地上坐起来,还不太清醒的伸了个懒腰,再睁开眼睛,发现时辰似乎不太妙一下子从地上蹦起来,却被眼前的场景愣住了。
“等等…这TMD是什么鬼地方?!”
fell的眼框下拉着,嘴角也在微微颤抖的诉说着自己的不快。这是什么地方?环视一下四周,他旁边有一片不小的水域,说不清有多大,但应该比他待着的这片陆地要大。所以,这是一个岛屿?他不记得有见过类似的场景。摇晃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觉而晕晕沉沉的脑袋,他的记忆里并没有这方面的情报。上一秒还在雪镇森林里背着boss睡觉,下一秒就出现在莫名其妙的地方。看来是有什么人,在睡着的时候把自己带来了这里吗?
“到底是哪个小兔崽子干的!给老子滚出来!”
得知自己被强行带到陌生地点的fell,生气的踢了一脚脚边的石头。石头在力的作用下向前滚动着,撞到了一米多外的那棵树上,停了下来。他这一脚用力过猛,敞开的外套内侧被风掀了起来,一个不大不小的信封,从他的身上掉了下来。
“WTF?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疑惑的从地上捡起那个羊皮纸信封,开口处用漂亮的封漆封好,信封背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“To NO.33”。fell前后看了一眼,对于数字和信件的存在原因没想太多。抱着“管他什么玩意儿?先打开看看”的想法,他三下两下拆开了信封。信封里是一张折的很好看的信纸,fell动作有些粗暴的打开信纸,信纸的边缘被fell的骨爪撕开几道口子来。然后突然传出的广播声,打断了他准备开始的阅读。
“阿拉阿拉~33号,不要那么粗暴嘛。总是骂人可是不好的哦?”
头顶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,有些妖媚的轻笑着。33号?那是什么鬼?嗯……刚才好像在哪里看到了这个数字。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信封,看见了背面的写着的“To NO.33”。也就是说,33号是这个信件的收件人,而这封信在自己的身上……
“所以,这个小妮子是在说我?”
“Bingo~脑袋还不算太坏嘛~嘛,总之,各位参赛者欢迎来到我们的游戏。我们将这个游戏称为BR PROJECT。”
刚才…她的话和我说的对上了?到底是怎么回事?莫非他们一直在监视着我?还有游戏到底是个什么鬼?!
“不要那么心急嘛~我既然广播了,不就是开告知现在你们的处境的吗?无论你们有没有收到邀请函,你们被请来参加这场游戏里。而这场游戏只有一个目标,那就是杀死其他所——有人,自相残杀至只剩一人为止。参赛者一共44名,给你们五天杀戮时间,如果时间到了你们还没达成只剩一人的目标,那就只能请你们全去死啦~或许你们已经注意到了吧?脖子上的项圈,是给你们的小礼物呐~奉劝一句不要妄想强行拆除,不然后果自负哦。”
哈…项圈?此时才发现了脖子上不太紧的项圈,CNM!老子不是狗!暗暗的骂了一句,翻了个白眼。有没有搞错啊?fell撇撇嘴,似乎对游戏兴趣不大。杀戮倒是不讨厌,但是杀到只剩一个人?有那个必要吗?举办这个游戏的人一定是脑子有病。
“接下来,我来说一下具体规则。每两个小时会出现一个禁区。待在禁区内的人,是会死的哦~禁区更新前半小时,广播会提示的,所以不想死的话,做好跑路的准备。还有呐,你们身上的魔法被重新分配了,不想试试新魔法吗?请各位尽快适应吧~毕竟这是你们的初始魔法,如果不称心如意,那就杀死别人然后夺取他的魔法吧~可以同时持有两种不冲突的魔法呢~”
禁区?切,真麻烦。这种事情总瞬移不就好……了。等等!用不了?那…GB呢?重力攻击!……普通的骨头攻击?……骗人的吧?fell似乎有些崩溃,自己的魔法被偷走了,但是她不是说会赋予新的魔法吗?为什么使用不出来?TMD敢骗老子!这不是死定了吗…
“可恶!”
“哦对,补充一句呐~有些魔法的是用是有条件限制的,而且有些属于被动技能。也就是不能自己主动发动,到了合适的条件会自动触发的。所以试不出来魔法力量的也不要急,我们有准备能魔法攻击的武器,请自行拾取使用吧。”
武器吗?可是这附近一片沙子,哪儿有什么武器!石头?开什么玩笑?又不是过家家!
“想要逃离这里是不可以的哦~游戏结束之前想离开是不可能的。另外,最后说一件能提起你们斗志的事情吧。如果你们在游戏中死去了,你们自己的世界也会随之消失的。而胜利者可以获得RECREATE的力量,你们中的某些人很想要吧?哈哈~我知道我知道,你们都和我一样迫不及待了对吧?那么,我就不废话了,游戏开始!”
“什…!死亡就代表世界毁灭?!那岂不是大家也会……”开玩笑的吧?也就是说输了就是输了全部?recreate?再塑吗?是可以重建世界的力量吗?虽然并不是非常渴求什么重塑的力量,但是输了就什么都没有,所以我不能死,我还要回去见pa……boss呢。还有,那个孩子也会着急的吧。
“可恶!不就是打打架杀杀人吗?这我奉陪!但是…现在什么魔法都用不了,让我怎么打啊!”
焦躁的两只手抓抓头盖骨,那张揉的皱皱巴巴,边缘又有豁口的密信从fell的手里掉了下去,才让他想起来还有这东西。
“对…还有这东西。既然是给我的,那肯定有什么作用”
读完那张纸上的内容,他的视线落在了那块被他踢到树下的石头上,嘴角重新上扬。

【第一天  9:40  信息中心】
“是在休息的时候被带来这里的吗?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?”
听完广播之后,TK的表情严肃起来。那些人看起来是可以监视我们的,是这里的所有行为都会被监控吗?这是一个类似于小型基地的地方,周围都是一些看上去很高级的显示屏和操作面板,他不太清楚那是干什么用的,所以没敢乱动。那为什么还会留下这种东西?TK看了看手里的密信,43号?这是什么编号之类的?一共44个参赛者,而自己是倒数第二的编号吗?不知道这算好还是算坏啊……TK拆开了信封,从里面取出了信纸。不会这么巧吧?难道这东西是特意准备的吗?前面写着的是操作设备的基础是用方式和解锁密码。
“专门留给我的情报吗?或许还会有掺假的可能啊”
苦笑着叹口气,还是按照密信上的指示去操作了,成功的开启并解锁了操作面板。顺利的让人不可置信。总之看看有什么吧,抱着这样的想法,TK探索着那些机器里的秘密。在文件夹里丢着一份人员名单和一张地图。什么?参赛人员都是不同时空的sans?在名单上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,姑且不说classic,swap和fell,和自己关系不错的geno也有,他是怎么离开那个空间的?不是说不能离开……?还有,为什么lust叔叔也在啊!联想到不好的回忆了……不想遇到他诶,那个echo我也不想遇到!不过这上面我的编号,和我的信封上的是一样的啊…犹豫了一下,TK决定还是先相信这个信息。
有那么多时间线的消息,而且举办这个所谓的游戏是想杀死大家吗?为什么连classic也在?如果和那个乱码的目的是一样,那应该不包括classic的吧?TK最讨厌别人动他的时间线,这是他的底线。不想杀人,但是也不希望死去呢。
所以,我这里应该是哪里?应该不会是总部,这里看起来比较小,所以,应该是信息中心吗?所以是在一个湖心岛上?那么如果想离开,还是说去找找船比较方便吧。不过还不急。时机还没有到。这会儿还可以在这里适应一下魔法力量,勾勾手指松开了手里的密信,纸浮在了空中没有落下去。
“叮——”
“咚——咚—”
“……嗯?”外面传来了打斗的声音,似乎是金属碰撞和使用魔法的声音。习惯性想用瞬移过去看看情况,却发现使用不了。愣了一下之后叹口气,“去看看情况好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8)